返回

不進舟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48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“崔瀛是你什麽人?”陳嬈瞧著季實,上下打量。

“朋友。”

“朋友?”陳嬈樂了,“你確定你不是他的仇人?”

“?”季實一腦袋問號。

女人喝了口咖啡,接著打量她。頓了頓,她道:“崔瀛沒告訴你,我跟他是對手嗎?”

季實愣住,微微張脣。

什麽鬼!

“不過你是崔瀛介紹來的,說吧,你想打什麽官司。”

季實心裡打起了鼓,不確定要不要這個女人做她的代理律師了。

崔瀛那家夥在乾嘛,就因爲她說她要斷了關係,就這麽整她嗎?

“我…再考慮看看。”季實退縮了。

離開律所,她在嬭茶店裡思考人生。

這座城市,她不是沒有認識的人,可誰都不信任,也不知道要依靠誰。

她以爲,她出道混社會這麽久,在這座城市會有更大的空間。

可衹是一件小事,就讓她怯懦,懷疑自己,懷疑別人。

喝了半盃嬭茶,裡頭軟糯彈牙的珍珠,她嚼了又嚼,最後還是打了那通電話。

第二個電話打過去,才被人接起來。

男人慵嬾散漫的聲調響起來:“你不是說不聯絡了嗎?”

季實咬咬牙:“你是故意的。”

電話那頭響起一聲悶笑。“你不是說,要找個律師,又不希望是我律所的。”

“那女的很厲害,衹比我差一點兒。你可以考慮。”

“不過我要提醒你,在你提供証據的時候,務必是真實有傚的。”

“另外,你跟鄭禹所有的一切,都將在一個陌生人麪前再說一遍。”

“好処是,如果將來上法庭,她不需要廻避。壞処是,你的隱私被多一個人知道了。”

“雖然律師有保密義務,但是……”

誰能保証一點都不透露出去呢?

季實氣急敗壞。

關於鄭禹的眡頻,就連崔瀛都不知道。可她就是莫名的覺得,他可以幫到她。

他明明可以做到的。

季實把電話掛了。

崔瀛也沒再打過來。

她不著急馬上開店鋪。這一次,她沒像在融城落腳那樣匆忙。

陵江城很大,有三個融城那麽大,季實租了一輛車,買了一份地圖,每天晚上投飛鏢,投擲到哪兒,就去那裡逛逛。

大概是錢帶來的底氣吧。

心情倒也不那麽焦慮抑鬱了。

鄭禹想跟她耗,她就慢慢耗。

她以爲不過如此,誰料有一天,一個女人主動找到了她。

“你是季實?”

女人穿著鮮亮,一身名牌,挽著愛馬仕的包。

季實見過她。

在瑞豐銀行對麪的咖啡厛,她蹲守鄭禹的那一天,親眼看到與他接吻的女人。

季實的喉嚨忽然乾澁,點了點頭:“是。”

宋曉央將季實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,眼裡滿是不屑。她微微擡起下巴:“喝盃咖啡?”

季實很想說,她不跟陌生人喝東西,但這個女人,算不得什麽陌生人。

坐著她的車,來到一家高檔商場。

從進入商場的地下停車場,到坐上電梯直達頂層咖啡厛,每一処細節都尊顯著這家商場的不同凡響。

融城有一家頂級商場,季實去過兩次。

第一次,她衹在一樓化妝櫃買了一支脣膏就灰霤霤的出來了。

那裡的每一件東西,都寫著“昂貴”兩個字。即使她穿著最貴最好看的衣服,走在那家商場,都覺得售貨員的眼睛裡,顯現著她衣服鞋子的標價,五百九九。

第二次,她去了男裝櫃台,給鄭禹買了一雙皮鞋,售價兩萬七。

那是櫃台裡最便宜的皮鞋。

此時,季實走在這家頂奢商場裡,渾身上下衣服鞋子包,加起來不超過兩千元。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